河北省文物局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报道>基层文博人| 黑白蕴异彩 丹心守磁州 ——记河北磁县中国磁州窑博物馆馆长赵学锋
基层文博人| 黑白蕴异彩 丹心守磁州 ——记河北磁县中国磁州窑博物馆馆长赵学锋
文章来源:国家文物局    发布日期:2021-06-18 17:14:21

“雾尽风暖,燕赵无恙”,从邯郸市一路南行奔磁县,眼中姹紫嫣红,心念“黑白艺术”。

磁县是“黑白艺术”磁州窑的发祥地,近千年后,中国磁州窑博物馆落户于此,窑火闪动着文明之光在这里传承延续。这座状如典型馒头窑的博物馆,被广场四周林立的住宅小区环绕簇拥。开馆近15年来,左邻右里是常客,南来北往交新友。

 

 

来到博物馆门口,一群互相拉着衣角来参观的小朋友,奶声奶气此起彼伏地打招呼:“爷爷好!”频频含笑点头回应的就是馆长赵学锋。

 

从文人到馆长边学边干 

 

跟随赵学锋一起走进博物馆大门,抬眼便见以镇馆之宝龙纹盆为原型的巨大圆形穹顶,恰到好处地点缀着磁州窑传统缠枝花卉,醒目大气、简约优美——14年前“一展成名”获得第7届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的“黑与白的艺术”就在眼前,她气定神闲地迎接着来自各方的仰慕、好奇和探寻。步入展馆,一件件展品述说着一桩桩往事,赵学锋眼中满是自豪和欣慰,展览的成功和博物馆的发展都让他感慨,一路走来真是应了“天时地利人和”。

 

 

20出头时,赵学锋是磁县文化馆“写小说出道”的文学青年,偏巧文化馆和文保所在一个大院里办公,考古队员运回来的“陶片、瓷片”逐渐让他产生了浓厚兴趣,时常和文保所朋友聊天,还帮搭把手清洗整理,耳濡目染了几年,赵学锋离开文化馆求发展,又经周折,机遇使然,1997年,赵学锋迎来新挑战:“去当磁县文物保管所所长。”兴趣变职业,问题接二连三,“写小说需要丰富的想象力,基于实际、合理虚构,而文物考古工作来不得半点虚假!”进入文保所后,参加考古发掘,出土文物众多,必然要去研究来龙去脉,“逼着你去学历史、查资料,一件器物往往有多条从未接触的线索,越研究觉得自己越空虚,但我必须要达到‘合格’,努力去胜任这份工作。”学以致用,实践第一。赵学锋边学边干带领同事出色地配合做好了南水北调文物保护工程考古工作,这期间还积极配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开展了磁县东魏元祜墓考古发掘,该项目被评为200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几年下来积累了一定的知识和经验,2014年7月至9月,赵学锋参与并负责“韩令坤”宋墓发掘工作,这是相对独立的一次考古发掘,出土了比史料更详尽的墓志和珍贵壁画,他笑着说:“亲身参与、长期历练,下手体验,其乐无穷。”

 

 

然而,摆在赵学锋面前的不仅是学习问题还有更严峻的安全管理问题,正所谓要文武兼备。磁县是河北省文物大县,田野文物数量多、级别高、分布广,大多处于荒岗僻野,赵学锋说:“磁县田野文物盗掘活动从1995年左右开始就屡见不鲜,1998年后三四年间更加猖獗。磁县北朝墓群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134座墓冢,我们文保所就三四个人,怎么保护?”1997年秋日某夜,刚上任不到半年的赵学锋和内保部干部两个人正在回村路上,忽然发现不远处墓葬封洞附近有火星一闪一灭。“有人在那里抽烟,八成是贼!”两个人悄悄包抄上去,洞口望风的拔腿就跑,洞内盗掘者被他们堵在里面,经过一番较量,“援军”赶到,六七个盗墓贼被抓现行,“那一仗打得漂亮!”赵学锋回想起当年一幕依旧激动不已。这个团伙落网后,高兴之余他陷入反思和焦虑。针对磁县文物状况特点,赵学锋经过深入调研谋划,积极争得县政府领导的支持,首次创造性地提出了“县、乡、村三级文物保护责任制”。动员乡亲们每天在自家庄稼地附近墓葬转转,有可疑人马上喝退,看到盗洞立刻上报。让“保护文物、人人有责”逐渐深入人心,把文物保护推上了社会化、群体化、责任化建设轨道。就这样,磁县文保所带领乡亲们齐心协力,在几年间协助公安机关把80多个盗墓贼送进了监狱。2000年,此项经验在河北全省各县区推广和普及。2007年,磁县文保所被文化部、人事部授予“全国文物系统先进集体”,磁县被文化部、国家文物局授予“全国文物工作先进县”。赵学锋觉得这是为文物保护做了件实实在在的事情,“责任在肩,义不容辞,没有想过什么打击报复。”2009年,赵学锋被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评为“中国文化遗产安全贡献者”荣誉称号,实至名归。

 

博物馆建设脚步不停歇

 

磁县现有人口50万,却将拥有至少9家博物馆,称之为“河北博物馆群县”不为过。以中国磁州窑博物馆为精彩序章,博物馆建设这本书,赵学锋写得津津有味且意犹未尽。眼下赵学锋和大家一起仍在悉心打磨的是北朝考古博物馆和水利博物馆,两位新成员将是今年秋天河北旅游发展大会上的亮点。

 

 

磁县现有磁州窑藏品近万件,其中珍贵文物达数百件。磁州窑是上千年文明的结晶,是磁县的地方文化品牌,保护传承磁州窑文化并建设一座高标准的磁州窑博物馆是包括赵学锋在内几代磁县文博人的心愿。十几年前,成千上万的宝贝堆放在文保所办公的老城隍庙里受尽委屈,“我们自己看着都窝囊!”从1999年始,赵学锋就多方呼吁,磁州窑博物馆终于在2005年3月18日开工建设,历时一年零八个月正式对外开放。

磁县除了磁州窑瓷器外,还有北朝墓群中出土的陶俑系列。为了把这批珍贵的北朝文物展现在世人面前,2010年北朝考古博物馆项目启动,赵学锋再次迎难而上。没有最曲折只有更曲折,北朝考古博物馆的创建耗费了赵学锋十年精力,他称这是自己最挂念的“十年之痒”。磁县北朝墓群出土陶俑四五千件,整理展出的不过四分之一,赵学锋感觉目前布展结构、展现层次上都还需要调整。秦始皇陵大陶俑远观就很有气势,那么北朝特色的小陶俑如何让人感受到他们精致的服饰、细腻的表情,让大家更真切地体会到当年民族融合碰撞出的绚烂火花?赵学锋仍旧再三推敲:“不能让观众看到的只是陶俑,震撼开场平淡收尾。成果如何,敬请期待吧。”另外,水利博物馆也呼之欲出,被称为“中国第二个万里长城”的跃峰渠将作为博物馆的特展主题,将把“硬骨头战士”和“跃峰渠上老愚公”的精神传颂传承得更广更久。

除了上述三个博物馆,磁县还有太行五区第一兵工厂陈列馆、直南第一党支部纪念馆、磁州窑传习博物馆、磁州酒文化博物馆、水生态博物馆、磁州名人馆暨东陈乡村记忆馆等,都倾注了赵学锋的心力和智慧,他自信地手一扬:“来磁县待两天,只是博物馆都逛不完啊!”

 

做事情不遗余力不松劲

 

2007年,磁州窑博物馆“黑与白的艺术”陈列荣获“十大精品”后很快受到各界关注。同年,国家文物局、中国博物馆协会向在维也纳召开的国际博物馆协会全体大会推介了8家国内优秀博物馆,磁县中国磁州窑博物馆作为县级博物馆建设的典范名列其中,也是“全国唯一”。当时由于时间太紧张,出国手续没有办下来,博物馆只送去了影像资料,没承想会后国内外专家学者纷至沓来,“我们终于为中国、为磁县夺回了话语权。”何出此言呢,赵学锋之前曾听闻美国举办过一次磁州窑学术研讨会,到会的几十位学者竟然没有一个中国人,“我受到了很大刺激!”赵学锋及时果断地提出:“我们也要创办自己的论坛。”让磁州窑的知名度、美誉度不断提升,扩大磁州窑在世界学术领域的影响。

 

 

在赵学锋多方筹措下,从2010年开始,磁县县委、县政府携手中国古陶瓷学会,由磁州窑博物馆承办“国际磁州窑论坛”,每两年一届,把更多国内外专家学者“请进来”。“当年你们没有请中国学者参加,现在我们邀请你们来亲眼看看。”赵学锋说,至今连续五届论坛成功举办,掀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对磁州窑研究的热潮,为“黑白艺术”走出河北、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做出了积极探索。“今年七八月份,我还要跑趟葫芦岛,组织磁州窑及北方地区海丝研究相关的新展览。”为磁州窑做事,赵学锋由浅入深、由小到大,一鼓作气一直都没松劲。

从文人转变成文博人,赵学锋带领大家一齐推动磁县文博事业层层递进、欣欣向荣。他也并未放下手中的笔杆子,相继出版了十几部磁州窑学术专著,博物馆同事纷纷受到激励成为学术青年,“言传身教,宽以待人”,他们这样形容赵馆长。赵学锋爱家乡、重情怀,是用心守护着一方文化遗产的“燕赵文化之星”。成绩和荣誉背后困难重重吗?赵学锋摇头:“都说办法总比困难多,乍听起来似乎很不理智,但我结合亲身经历细想之下,的确如此。有问题要主动去找渠道解决,只要是正能量的事,没有人会不支持。”他再次提到“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因素一直围绕在我身边,如鱼得水。特别是文保所、博物馆的同事们,大家都任劳任怨、义无反顾,我非常感恩、感动!领导支持、团队齐心,努力踏实做事,就没有不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