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文物局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报道>幽幽新安城
幽幽新安城
文章来源:中国文物报    发布日期:2020-05-09 18:38:58

一面古老的城墙,一座历经沧桑的老城。城墙的每一条裂缝里,都写满了故事。这里的一条老街、一座老宅、一石一木、一砖一瓦、一个传说,都折射出老城独特的历史文化魅力。

新安城位于雄安新区安新县城安新镇,相传最早为战国时期燕国所筑浑泥城。据县志记载,金泰和八年金章宗改浑泥城为渥城,周九里、高二丈、阔九丈、池深一丈、阔四丈。后因当地水患不绝,历代屡经修葺。元至元九年(公元1272年)改称新安城,明代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改筑新安城,周七里十三步,高三丈,阔一丈二。明崇祯年间,因防御形势所需,移土为砖,新安古城在夯土墙外加筑包砖。民国27年(公元1938年),因军事需要拆去古城四门,降低城墙一丈左右(同时折除的还有周边其他23个县城的城墙)。1945年又进行拆毁,1950年安新县政府驻地迁入新安县城内,即现安新县城,随着城市发展,以旧城墙为基础,沿北城墙扩展套堤,修成现在的环城柏油马路。

新安古城墙巍然屹立数百年,历经战乱、洪水,天灾人祸。老城墙早已断壁残垣,但整个城墙基础尚在,且继续发挥着社会功用,借助城墙牢固的基础、厚重的墙体,除北城墙用做环城路基外,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些单位或民居的墙基甚至整个后墙都依托城墙而建。紧临高高的古城墙下,是大片的民居院落、店铺、剧院、仓库,像子一样分布在这条绵长起伏的城墙下。斗转星移,曾经的疆场,如今家园。老城墙犹如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荣辱不惊,静默不语,向世人展示着她一贯的豁达和壮丽。慢步在古城墙下幽长的巷道,抚摸着被时光磨蚀了芳华的斑驳城砖,凝视着城墙上经年的苍苔,感受着老城的岁月沧桑。

新安城历史文化积淀厚重,至今保存着数条老街巷和几十处老建筑,而文化遗迹最集中处要数有千年历史的小南街一带。当年金代章宗皇帝营建渥城县,留下了魁星阁、金章宗的妃子妆台、察院、水会、杠房、五帝庙等建筑。渥城书院始建于康熙年间,是清代白洋淀四大书院之一,被称为白洋淀的文化之源,现仅存几块石碑,落寞于某个角落。察院胡同、水会胡同、校东胡同、神道街胡同、玉皇庙大街等老胡同、街巷一直沿用至今。还有几处近百年的老宅错落点缀其间,沿街老门楼前的抱鼓石、石磨盘等石构件随处可见。

新安是津保内河航线重镇,通过水路可促进天津、保定两个城市的物资交流和周边几个县的物资供应。新安城毗邻白洋淀,为增强防御,城外建有2道护城河。从现存民国时期的老照片可知,当时东城墙外护城河水域较宽,能行船通航,一派繁忙的航运景象。侵华日军占领新安城后,曾一度霸占白洋淀运输航道,并在东护城河上修筑水闸,俗称“护城河闸”,九孔水泥闸。护城河早已干涸淤塞,风化严重的老城墙,犹如一位满身伤痕的老将军,历经数百年战火风霜屹立不倒残破的水闸横在淤泥里,堙没于荒草凄凄间,成为日军侵华罪证。

提起新安城,是绕不开金代章宗皇帝的。800多年前,这位金代才子皇帝悉心经营河北,重筑浑泥城(即后来的新安城),并改名为渥城金章宗如此看重这座,是宠爱的元妃李师儿有关。李师儿的乡就渥城,虽出身卑微,但水乡女儿灵透冰雪般聪明,又姿色出众得章宗在《新安县志》中诸如建春宫、望鹅楼、莲花池妃子妆台等古迹的记载,这些古迹或是章宗为自己兴建的行,或是其和李师儿游赏之所。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位金帝行宫选址的慧眼,与现今我国的雄安新区建设相契合。

过去是打开未来的钥匙。置身于古老的新安城内,你会体验到生命的脉动,远古与现代的对接。徜徉其间,古之思,民之魂,历史的沧桑,世代的更替,民族的归宿,都会令人产生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各种情感油然而生,想那日夜穿行在老城墙下,借着百年老树的荫庇或枕着老墙酣然入梦的人们,是否会穿越时空隧道,梦回千年。(刘洁)